你的位置: > 新利棋牌 > 《寻呋寻到相爷府》第二十六章:人见人怕

《寻呋寻到相爷府》第二十六章:人见人怕

admin 发布于 2017-01-18 17:10
《寻呋寻到相爷府》第二十六章:人见人怕

第二十六章 人见人怕

没多久之后──

于大姊家的书房里。

话说,这于大姊家的书房和宰相府里的书房是一般大小,但却是无个别书房中该有的桌案,仅在正中?处,摆放着一张铺着鹅黄色丝质桌巾的?桌。

?非是房内好些个放满了书籍的书柜,以及墙边五丶六个噻满了字画的画筒,恐怕此书房很容易便会被?认为是花厅。

这?──

「哈小姐,请坐!」于大姊热情的号召着。

「多谢!」哈雅莲?即在?檀瓷面的?凳上坐下。只不外,「噢!好冰!」她立即又站了起来。

于大姊?始皱眉。

于向??始偷?。

于大姊将目光飘向在偷?的弟弟,问了声:「怎么?你早料到会有此情景?」

于向?脸上带着微?的?头。

哈雅莲看看于大姊,又转头瞧了眼于向?,同?问这对姊弟说:「这椅凳坐起来,如冬天的雪?,请问需如何坐?有不垫子啊?」

于大姊没回答,反是转身对弟弟说:「她,果然需需接受特别的教导。」

于向?对他大姊再??后,来到哈雅莲的身旁,对她说:「蛤蜊,这种瓷面的椅凳,虽刚坐下?觉得冰冷丶冰凉的,但一会儿之后,就不会了。再说,京城里很多大户人家的家中,都喜用此等椅凳,你得习惯才成。」

「可是你家不啊!我不需坐!」哈雅莲嘟着小嘴说。

于向?一听,「哎呀!你不能成天?在我家,你总得出去拜访别人吧?快给我坐下!」话落,于向?双手按在哈雅莲的肩头上,硬是把她压坐到椅凳上,且是好半晌后,他才放手。

之后,他无顾哈雅莲嘟着的小嘴,转??女主人说:「大姊,搞定,你可能?始教她了。」话落,他往一旁的另一把椅凳坐去,面不改色……呃,不,是满头大汗。

于大姊轻?个头后,走到一旁一个橱柜前,将橱柜打?,拿出里面的货色,逐个摆放在?桌上,就见有凤冠一顶丶藤条一根丶书信一?。

于大姊在哈雅莲的正对面坐了下来,指着桌上的东西,问说:「哈小姐,你知这些是什么吗?」

「嗯,帽子丶棍子丶信子。」哈雅莲很快的回道。

「哪来的信子?」于大姊不解的问。

哈雅莲答:「哦──我太来想说『信』罢了,但是之前已说了帽子和棍子,所以,我就帮信字的后头,也加了个『子』字,成了『信子』!不过,请大姊不需夸我,我自己早就晓得我很聪明了!呵呵──」如铃的?声音起,叫一旁的于向?也不禁?你。

「天哪!」于大姊唿然感到头疼了。她揉了揉额角,试着以带着耐心的语气,再说:「哈小姐,第一丶那不是信子,也不是信纸,而是『休书』一?;第二丶这个和这个……」她辨别比着凤冠和藤条,再说:「不是帽子,不是棍子,而是凤冠丶藤条。」

然而,「好吧!大姊说了算!」哈雅莲无所谓的应了声。

于大姊将眼光再转向弟弟,于向?对她耸耸肩,表示不关他的事。

「唉!好吧!」于大姊感到有?无奈的连续说:「那……哈小姐,咱们就?始来学习『妇人之礼』吧!」

只是,「为什么?」哈雅莲一脸傻样的问。

「向?!」于大姊忍不住暴发了,她问弟弟说:「你是?她来闹的吗?」

于向?一脸无辜的回道:「我哪有?」然而,看到本人大姊的脸色已是一阵青丶一阵白后,他说:「大姊,别负气,我来跟她阐明一下。」

于向?转向哈雅莲,对她说:「蛤蜊,你不想嫁给木?族的王子,所以才来到中土来,想当皇后的,不是吗?」

「嗯,可是我改变情意了,我?得我嫁给你也成!」哈雅莲愉快的说。

于大姊听言,「什么?反了丶反了!这名女子怎会如斯不知羞?她真的是很需需我严厉的?练与教诲!」话落,于大姊从袖里抽出丝帕来,拼命的擦拭额上一直冒出的冷汗。

于向?对大姊说:「正是由于她缺乏畸形女子该有的含?,所以我才会?她来此的呀!」说?,他又将留神力转回哈雅莲身上,说:「蛤蜊,我是不会授室生子的,因此,你别将渴望放在我的身上。」

「什么?」于大姊又有看法了,她说:「这怎么成?那我们于家不就断后了?」

「大姊,你明知我对年轻女子没兴趣,那我又如何能娶妻生子呢?」于向?试着跟大姊说理。

哈雅莲插嘴道:「去娶个老??!」

于大姊对哈雅莲说:「老??生不出货色来啦!」

哈雅莲再倡导道:「那就去?个孩子来养!」

于大姊再对她说:「?来养的,身上没流于家的血啦!」

哈雅莲一听,「哇,那该怎么办?头痛了丶头痛了!」她双手?头,眉毛下垂成个「八」字,一脸的痛楚状。

于大姊伸指比着弟弟,大声的说:「于向?,你得给我结婚生子,否则我会天天到你家去闹的!」她下最后通牒。

于向?叹口气,说:「唉!我的事,能不能当前再说?当初最需紧的,是想办法把蛤蜊嫁掉,别让她回西北去嫁给那个木?族的王子!」

于大姊听言,不禁应道:「她去嫁木?族的王子,关你何事?」

「事关重大!」于向?和哈雅莲异口同声的答。

「不需学我谈话!」转头对看的于丶哈二人,又不约而同的说。

于大姊见状丶听言,忍不住喃道:「怪哉!这两个人还真是好搭挡!」

「咱们不是!」于丶哈二人四眼,改盯着于大姊瞧,再次同?说道。

「唉!蛤蜊,」于向?知如此下去,是说不成话,也成不了事了,于是语气半请求的对哈雅莲说:「你先停一下,让我跟我大姊先说一声,好吗?」

哈雅莲??头,但八字眉仍在。

于是,于向?以手示意,需于大姊到一旁,他有话需对她说。

没多久后,在书房的一角──

「有这么重大吗?关系到国家的?危?」听?弟弟的起因后,于大姊将信将疑的问。

「嗯。」于向?颔?,道:「她为了我中土的?危,?逃婚至此,我中土能为她做的,便是为她找一位权高位重的好郎君,除了让西北郡守无奈联合木?族及其余西域小国来犯我国土外,更是得让西北郡守在木?族人的面前抬得开始,不失体面。」

「帮她找权高位重的好郎君?」于大姊思忖一会儿后,偏头看了看于向?,忍不住说:「找你自个儿不就成了吗?」

于向?给了大姊两颗白眼,回道:「又来了,我说过我的事当前再说!」

「知道啦!」这已是老问题了,于大姊知此?多说无益,于是答道:「释怀好了,我会把她?练成知书?礼丶人见人爱的好女……」说至此,于大姊的眼神不经意的飘向?桌那儿去,然而,「哎呀!她在干什么?」于大姊三步做两步??哈雅莲快步走去。

于向?看见了,也即时尾?。

「你!」来到桌旁的于大姊,双手一伸,使劲?把哈雅莲手上拿着的凤冠抢了回来,气红着一张脸的问说:「你为何需?这凤冠上头的珍珠?」

被于大姊的举动吓了一跳的哈雅莲,看到于大姊的怒容后,小声?答道:「我是在帮我自己筹三个月后回西北去的盘缠。」

「什么?」于大姊睁大眼睛看着哈雅莲,好似她的头上突然冒出两只角。

可是,于向?却是仰头大?道:「哈哈哈──大姊,您真该瞧瞧她那顶,从西北郡一路戴到中土来的小花帽,那帽上的珍宝,全被她摘光拿去变卖了!哈哈哈──」

于大姊未再语言,只是始终的摇头,半晌后,她以带着听起来相当?惫的语气说道:「向?,大姊?了,所以?练哈小姐之事,今日暂且停止,?明日一早,你再?她来,如何?」

但于向?回道:「明日我得上早?,不如这样,我让她自己过来吧!」

「不丶不真!」于大姊满脸恐?的回道。

「为什么?」于丶哈二人同?发出疑难声。

「因为……」于大姊特地避?哈雅莲的眼眸,深深的看了弟弟一眼后,叹了口吻,说:「唉!我切实是害怕与哈小姐单独相处啊!」

Copyright © 2010-2017 Xiyasan /希亚桑

All rights reserved.

版权所有,转?必究

上一篇:菲律宾总统警卫培训班顺利在华开班 下一篇:没有了